谈研究生毕业论文

谈研究生毕业论文

时间:2020-03-24 03:4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研究生毕业论文中虽不乏佳构,但大部分论文的质量不能不说是值得怀疑的。太阳底下无新事,在前人辉煌的成就面前,要写出自己的那怕有一点点新意的东西,恐怕都不大容易。古人云:戛戛乎其难哉!良有已矣。难怪有人要说“古今文章一大抄”。

  究其原因,最主要的可能还是学力不够吧。学力有如武侠小说中所谓的内功,非一朝一夕可速成,而武侠小说中的内功有时似乎尚可因奇遇而在数天或数月内成就,但奇遇毕竟是奇遇,于我辈凡夫俗子大约是无缘的罢。不过,随着科技的进步,或许以后有人能发明出一种技术,譬如在人脑中植入一块电脑芯片之类的东西,能将知识象输入电脑一样地输入人脑,也未可知,但那总是以后的事儿。既然目前还没有偷懒的办法,则学力的增长,不得不依靠平时点滴的积累。大部分研究生读过四年本科,再加上三年的研究生课程的学习,要写出一篇象样的毕业论文,似乎很足以应付了。可问题或许并没那么简单。笔者自学中文十三年,而且“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写下的小说与散文也可出一本小书了,但一提笔写论文,犹不免如老虎吃天,无处下口;若勉强写来,则难免不捉襟见肘,出丑露怪,何况区区七年的时间。而且,在这七年的时间里,不得不涉猎与专业有关或无关的多门课程,精力往往多有分散,不能集中到一处,学博而不专,如蜻蜓点水,浅尝则止,故能学得做学问的入门功夫己经很不错了,要想搞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来,恐怕得要期诸异日了。

  学力的增长,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大约要算悟性罢。悟性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个很玄乎的玩意儿,其实没有什么,也就在于平时多多思考问题罢了。夫子曰:吾道一而贯之。可我总觉得现在的世界上直肠国的公民太多,往往吃什么拉什么,消化功能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很多人的知识,不可谓不渊博,似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但却不能融汇贯通,总是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人就像知堂老人所说的开中药铺的,知识象中药似地一格一格整齐地排列在他的头脑里,却不愔药性与配伍,不通医理,只知照单抓药。此皆不思之过也。我很欣赏陶渊明读书不求甚解的作法。在我看来,他的不求甚解,其实乃是“得意忘形”,用佛氏的话来说,也就是“去执著”。书本上的东西总是死的,若一味信书,无异于刻舟求剑。故佛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亦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见真如来。

  此外,我总觉得研究生毕业必须发表两篇论文这种体制不大合理。如我在上面所说的,大部分研究生在毕业的时候似乎还没有具备写出有创见、有价值的论文的能力,只是学会了治学的一些基本方法,摸索了一点门径而已,还不到出成果的时候。这时候练练笔未尝不可,但一定要在严肃而庄重的学术刊物上堂而皇之地发表文章,未免要求太高,而且也不免亵渎了学术的尊严。这种制度的结果只是生产了一大批无异于文字垃圾的粗制滥造的论文,养肥了一大批学术刊物的编辑,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而已。故笔者在此大声疾呼:为着学术的尊严,此种制度亟须改革。(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