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忧虑盘点安倍这一年

日媒忧虑盘点安倍这一年

时间:2020-02-12 06:3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安倍晋三21日在东京出席年度新闻摄影展时,在一张他与奥巴马的合影照片上签名。

●本报驻日本、美国、德国、法国特约记者 李珍 萧达 青木 杨明 ●马晴燕 汪析 玉鹏

本周日本首相安倍将执政满一周年,“遍体鳞伤的中日关系”可能再被戳上一刀:他或许会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共同社22日称,安倍本人被认为强烈希望“每年参拜一次”,而去年12月26日就任日本首相以来,安倍献过贡品和祭祀费,但本人还没有参拜过,日本内阁高官当天称,安倍是否参拜“完全不清楚”。如果安倍真的参拜,他这一年对中日关系的挑衅和破坏“堪称完美”。这一年来,安倍对内强推保密法,在各行各业任命心腹,收揽权力加强对日本的控制,对外则高调对抗中国,拉拢美国的同时提高日本的独立性。2006年小泉下台后,日本6年内走马灯式换了6个首相,弱势领导人让日本吃了苦头、在国际社会成为笑柄。但安倍的过于强势已经让许多支持者用戒备的眼神望着他,担心这个强硬的右翼领导人将日本带上危险的道路。

日本国内紧盯安倍动向

“完全不清楚。这是由首相自己决定的事情。”22日,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世耕弘成参加富士电视台节目被追问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可能性,给出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他称,为避免成为外交、政治问题,安倍采取了 “暧昧战术”,但安倍曾表示作为领导人理应向为国捐躯的人们献上诚挚悼念,因此“估计会根据这一立场进行判断”。

共同社22日分析说,安倍一旦参拜,无疑会加深日中、日韩关系的裂痕。考虑到美国也希望避免东亚紧张事态升级,安倍身边有人认为这次将放弃参拜。不过,作为安倍支持者的保守派对参拜寄予期望。自民党总裁特别助理萩生田光一表示:“我认为他在一周年这个时间轴中肯定会参拜。”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11月的记者会上也曾鼓动称:“我之后的首相都没有参拜过靖国神社,难道日中关系因此变好了吗?安倍首相这样做就行。”

安倍如果参拜,不但触怒中韩,也将让其他国家不满。22日,泰国《曼谷邮报》还刊登社论,为日本外相与中国驻日大使20日举行会晤并进行“友好的”讨论而欢呼,称任何能让两个亚洲大国之间的球滚动起来推动外交与和平协商的进展都是“非常受欢迎的”。社论说,这是一种“全球关切”。香港《南华早报》22日刊登社论警告说,日本民族主义首相安倍开始将言语转化为现实,着手扩军,“安倍的军事野心将危及地区稳定。

在刚过去的周末,中国国防部对日本国防开支计划的抨击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1日说,伴随着北京与东京在东海的领土紧张,日本宣布了五年防务计划,招致北京不同寻常的反应。《国际财经时报》(印度版)称,日本计划采购先进武器如F-35隐形战机、无人侦察机和宙斯盾驱逐舰,组建快速反应两栖部队。显而易见,中国受到日本的刺激。报道说,从历史上讲,中国人确实有理由害怕甚至仇恨日本人。二战期间,日本占领中国,日军残暴统治,甚至使用生化武器对付中国人。

“盘点安倍执政一年。”共同社22日强调的最重要一点是“打破与中韩关系的僵局未有头绪”。 日本新闻网评出的2013年日中十大新闻,大都反映了两国关系的紧张:日本宣称中国导弹发射雷达锁定日本护卫舰;日本前首相鸠山称“中国认为钓鱼岛属于中国也有道理”被批“卖国贼”; 今年 1-6月日中贸易总额比去年同期大减10.8%;中国海军三大舰队在冲绳列岛附近的西太平洋海域举行联合军演,日本护卫舰和侦察机闯入演习区;中国设定防空识别区,日本颁布新防卫大纲,日中对抗升级等等。

“毫无疑问,现在中日间的情绪和冲突已经超过小泉时代。安倍上任这一年,实际是中日关系自1972年建交以来最差的一年。”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22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这样说道。他分析说,一方面是因为“时代到了这个点了”: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的想法空前膨胀,中国走向崛起的势头空前确定,而美国国力相对衰退也很明显,日本想在中美竞争的夹缝中实现自身发展,于是导致了中日矛盾的空前激化。另一方面,安倍跟民主党的政治家不一样,日本前外相前原诚司曾说,我和安倍区别在于,我是现实主义战略派,而安倍是保守主义战略派。保守主义就意味着民族主义、军事复国主义,就意味着要开历史倒车,安倍的日本梦是回到明治时代,伊滕博文是他的偶像。

安倍把日本带上危险道路

“不管爱他还是恨他,安倍都是一个外国同行能跟他谈事的人。”英国《金融时报》今年7月曾刊登社论称,“一个更强力的领导人在日本是正分而不是负分”,其理由是安倍在2016年之前不需要再举行大选。此前,奥巴马坦承对日本领导人频繁更换感到厌倦,因为这种旋转门式的不断换人意味着从冲绳的军事基地迁址到TPP谈判什么事都谈不成。中国方面也曾对已下台的日本民主党的历任首相不放心,因而不敢敲定任何东西,尽管民主党在表面上比自民党对中国更加友好。

5个月过去,《金融时报》的这个结论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质疑,因为安倍的强势和危险让许多日本国内外人士越来越忧虑。《日本时报》22日刊文称,重回权位之后,安倍精明的公关团队着力创造流行词语,作为其执政标志,利用它们左右辩论和俘获公众的注意。在最近的以抗衡中国为中心的安全战略上,安倍政府通过“对国家和地区的爱”谋求公众支持。早稻田大学宪法教授西原博史说,把爱国主义问题包括进一个国家战略让人感觉很奇怪,应该是每个人自己决定他们是否爱国,“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种战略强制民众爱国,以换取国家提供的保护或安全。”报道称,爱国主义一直是个敏感问题,它常常唤起对日本二战战败的痛苦记忆,也引起中韩等邻国不满。日本一名官员说,爱国主义问题是在权衡“多种因素”后包括进去的。但日本执政联盟的一些议员认为,即便中国令人担忧,在安全战略和国防计划中提及它也应“适度”。

“日本民众应制衡安倍的集权倾向。”咨询机构Teneo Intelligence日本政治分析师哈里斯20日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说,安倍正致力于将日本首相的角色从立法管理者转变为总司令,统管更为强大的国防部门。这些改变与日本战后的民主传统形成鲜明对比。文章提出一个问题:牺牲建立在共识基础之上的民主体制与中国竞争是否值得。

巴基斯坦《观察家报》21日报道说,在战后的日本,法院、银行、内阁法制局、公共广播机构和大学等都远离党派影响。在安倍统治下,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让这些中立、自治的机构涂上党派色彩,日本银行已成为推行“安倍经济学”的工具。BBC称,日本的自由派认为,安倍想把日本带到战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称,绝大多数入伍的日本青年是为了“当个军事外交官”或人道主义救援者,而非去打仗,如果安倍真打算恢复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他将发现这是项艰巨的使命。

上海交通大学学者王少普对《环球时报》说,安倍迅速收揽军事、安全、政治大权,是为了便于实施他的右翼复国梦想,最终目标是重建东亚乃至世界的新秩序,这对日本来说是很危险的。

“2014,看不到中日缓和迹象”

“伊朗局势缓和,世界大国对叙利亚也失去兴趣。2014年,中东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降低,最危险的地方可能是东北亚。”德国洪堡大学国际政治学者霍尔特曼2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做出这样的预测。他说,鉴于中日当前在东海的紧张烈度,2014年注定将是决定性的一年,但迄今看不到缓和迹象。加拿大《环球邮报》称,“自1945年以来,臣服于美国是那次灾难性战争的一个必然后果,多数日本人可以忍受这一点,但向中国屈服是不能容忍的。”

日本看上去已埋下2014年东亚紧张加剧的火种。22日,由安倍设立的“关于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的恳谈会”代理主席北冈伸一在日本官方电视台NHK节目上表示,可能将在春季向政府提交允许全面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他称,日美将在明年年底再次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有关集体自卫权的修宪案投票有必要在此之前完成。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世耕弘成同日表示,有关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问题专家研讨已基本完成,将由内阁决定提交议会投票的时间。《产经新闻》22日提及中日韩的另一个敏感点:教科书问题。文章称,中日韩三国共同教科书“是幻想”,因为在有关日韩合并条约、南京大屠杀人数、慰安妇等问题上看法很不相同,迄今三国举行的政府会议上几乎没有共识。

德国慕尼黑社会、生态和经济研究所本月发表报告称,日本正试图阻止自己衰落,美国也正在失去动力,而中国经济的潜力仍在增长,美日试图遏制中国。这一情势与1914年的一战前相似。俄罗斯《消息报》20日称,有日本媒体预测中日可能明年1月发生战争。俄专家认为,根据目前两国经济潜力的差距,竞争将对中国有利,日本将处于劣势。共同社22日称,日本寻求与中国建立空中危机管理机制展开磋商,但若拒不接受中方防空识别区将很难磋商。

法国《青年非洲》杂志文章称, 中日风波中,日方试图倚仗美国保护对中国施加压力,而中国将“继续测试美国维持其在亚洲存在的决心”,奥巴马不断重复“重返亚太”的重要性,但究竟愿意走多远和付出多少代价令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