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男羽教练谈崛起:多国教练+全方位保障

日本男羽教练谈崛起:多国教练+全方位保障

时间:2020-02-12 06:3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历史上在亚运会和奥运会上金牌为零,2014年5月突然捧得代表男团最强实力和最高荣誉的汤姆斯杯。全世界羽毛球界的人都在问,日本羽球,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这个疑问,腾讯体育日本探营记者在位于东京都北区西丘僻静一隅的日本国家训练中心,专访到了日本羽毛球队男单教练舛田圭太。

这也是这座落成于2008年的日本国家级训练中心,第一次接待来自中国的媒体。

独一无二的“多国教练部队”

“因为在我们羽毛球队,外籍教练比本土教练还要多。这在日本所有项目的国家队中,也是绝无仅有的。”舛田圭太教练开口第一句,便将功劳归给了日本羽毛球队的外籍教练团队。

一切始于10年前的那场滑铁卢。

2004年雅典奥运会,日本羽球派出的7名参赛队员中,除了女单选手森薰外,出人意料地悉数在第一轮便铩羽而归。赛前原本预想至少可以延续米仓加奈子在悉尼奥运会上取得的女单八强的良好趋势,这一惨淡的结果深深触动了日本羽球界。

为图东山再起,日本羽球协会解散了原有的强化训练部,转而改建新的体制。此前,他们想到了前马来西亚国家队教练、韩国人朴柱奉。

朴柱奉在1996年微博)国家队担纲指导,1999年开始被聘为马来西亚国家队教练。此后返回韩国队,在雅典奥运会上帮助韩国队夺得了2银1铜,以及一枚宝贵的男子双打金牌。

日本羽球人认定,履历辉煌的朴柱奉一定能够帮助日本队重建国际竞争力。从未在这运会上夺得过奖牌的日本人,为朴柱奉开出了1亿2千万韩元的年薪,以及车子、房子,甚至子女的抚养费。之后,他们引进了印尼籍教练里奥尼-麦纳克,还有自1989年起就在日本从事羽毛球指导的出身于中国的中岛庆;在朴教练一手指导下成长起来,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舛田圭太和伦敦奥运会的佐藤翔治也在此后逐一加入。

一韩,一印尼,一中国,两日本--日本羽毛球队的“多国教练部队”,就这样集结完成了。很快在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日本女羽率先“制造”了一个奇迹:自80年代以来,日本从未在亚运会及世锦赛团体赛中战胜过韩国,这一次却以3比2斩获胜绩。

从一年一周,到一年250天集训

朴柱奉主教练上任后,着手改革日本国家羽毛球队的训练制度。

“之前我们说是有国家羽毛球队,但其实是有名无实。平时大家都分散在各个企业球队打球,遇上国际比赛,基本都是直接在机场集合开拔,全然就是一支杂牌军。”说起那个日本羽毛球队不堪回首的时代,舛田连用了“弱小”一词来形容,语气也变得相当严肃。

2005年中国羽毛球公开赛前夕,朴柱奉开始为日本羽球队建立集训制度。自此每逢大赛,日本队终于真正有了赛前集训一说。“虽然只有一月一次,一次一周,但总归是聊胜于无,比之前一年一周要强多了,关键是制度本身确立了起来。”舛田说。

真正的改变,出现在日本体育界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之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日本体育界,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国家训练中心”(类似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

这个训练中心,正是记者当下与舛田圭太对话之所在。

舛田并不讳言:“训练中心由于有国家资金投入,所以各项花费都相当低廉。”食宿费、餐饮费,场地使用费,队员们都只需负担最基本的费用;而之前,每赴东京集训,吃住行加上昂贵的场地租用费,都让队员们叫苦不迭。

最重要的是,从前羽毛球队没有专属的羽毛球场地,场馆都是与其它项目合用,需要轮换使用;但是现在,位于室内训练馆三楼北侧的这个场馆,全天24小时属于羽毛球队。“只要我们想练,随时都可以练。再没有人来占用训练场地,还有时间。”

而在拥有了专属训练场馆之后,日本羽毛球队的集训时间,也急遽地由之前的一月一周,上升到了全年200-250天。

“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飞跃!”舛田圭太感慨地说。

金字塔存在,独缺塔顶

“有了专属训练场馆,有了集训制度,队员们就拥有了强手与强手之间互相切磋,打拼的平台。之前分散在各支企业球队训练,难免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所谓羽球国手的水准也相应地大打了折扣。”舛田告诉我们说。

在成人队之外,U19、U16、U13三个年龄段的国字号队伍,也同样享有使用国家训练中心羽毛球场馆的权利。

“这也使得年轻选手的水准迅速获得提升。而且,日本全国顶尖的羽毛球好手通过集训提升水准,之后返回各自球队,也将国字号队高超的训练手法和水准很好地反馈到了全国各地,促进了全日本羽球水准的提高。”

舛田告诉我们说,日本全国拥有羽毛球注册人口近25万人,但这一数字来自于实际参赛人员的登录人数,“真实的羽球人口应该会超过100万人。”

这个人口有多少,舛田形容地打了个比方。“可以这么说吧,几乎每一个周六周日 ,在全日本的某一个地方,必定有一场羽毛球赛事。”

如同闻名中国的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那样,每年一冬一夏,日本羽毛球界都要举办全国性青少年羽毛球大赛,争夺青少年龄段全日本冠军。

日本羽毛球不是不具备金字塔底边;之前全然是由于没有良好的,有助于人才脱颖而出的训练环境才一再蹉跎;而国家训练中心的建成,不吝给日本羽球的腾飞按下了启动开关。

25亿!国家训练中心全方位保障

自2012年伦敦奥运会周期起,日本文部省开始策定“选手育成强化并支援体制”,从资金、情报、科学分析、医疗保障等多个层面,对日本奥委会旗下各个单项的国家队,进行国家层面的保障和支持。

这样的国家队保障体系,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后,日本体育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

由此,日本羽毛球队的整个保障体系,不再单单依赖于一介民间机构的日本羽协,而是获得了全新的、国家级资金的流入和国家级支援体制的强大支持。

“现在我们羽球队教练是从国家领取工资,但从前是从羽球协会,工资相对低不说,还不太稳定。”舛田圭太向我们证实说。

而近在训练馆咫尺之遥,同处国家训练中心境内的日本国立体育科学中心的存在,也为羽毛球队的训练和比赛起到了保驾护航作用。

“国立体育科学中心主要为我们提供科学的数据分析,并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为我们派出专门的训练指导员,还有专职的按摩师。”舛田笑称,“当然花费的金额也相当惊人,光是一个伦敦奥运会,整个支援体制的花费就超过了23亿日元,这样的支援体制一直持续至今。”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舛田圭太始终没有把话题聚焦到自身。事实上,1979年出生的舛田,是悉尼、雅典和北京三届奥运会日本国手,2009年出任日本国家队男单教练之后,是如今日本男单“五虎上将”田儿贤一、上田拓马、桃田贤斗、佐佐木翔们兄长般的存在,不仅在技术上指导他们,而且也是全队最好的后勤保障。今年5月汤姆斯杯大赛期间,集训练比赛指导、赛前踩点,赛后断后,媒体公关于一身的舛田,还特地细心地利用两次奔赴印度的机会,将大米和电饭煲捎到了印度,亲手为队友们烹制日本式美食。

结语 日籍教练与外援团队齐心协力,日本国家级训练场馆和保障体制的投入,让拥有良好大众基础的日本羽毛球,从雅典奥运会后历经十年改革,终于破茧化蝶,绽放在世界羽毛球之巅。